冷眼看因果,何曾放过人

来源:每天一佛
文:袁枚
选自:《子不语》原题《旁观因果》

    常州的马士麟,讲过一个他亲身经历的事:小时候,他跟父亲在北楼读书,打开北楼的一个窗户,就可以看见对面卖菊花王老头的露天花台。
    十二岁那年,有一天,马士麟很早就起了床,倚着北楼的窗口望下去,这时天色已渐渐亮了,看见王老头登上花台浇花。浇完花后正要下台,见有个挑粪的,提着两只粪桶,已上了花台,想帮助老头浇花。老头脸上露出不高兴的神色,不让那个挑粪的上台,可是挑粪的一定要上,于是两个人在花台的斜坡上,挤来挨去。不巧,天下起雨来,露台上很滑,斜坡比较陡而且高,王老头用手推那个挑粪的,挑粪的从露台上失足摔了下去。王老头赶忙上前扶他,却已经起不来了,两只粪桶压在他胸口,双脚一蹬,就断了气。
    王老头非常害怕,一声不吭,拖着那个挑粪人的脚,从后门一直拖到河岸边,又将粪桶放到死尸的旁边,自个儿回家,关门又睡起觉来。马士麟当时虽然年小,但想到这是事关人命的大事,不可随便谈论,便赶紧把窗户关好,离开了。 
    天大亮后,太阳高照,马士麟听到外边正在盛传河边死了一个人。村里的保长、里正,报了官。中午,知县在一阵鸣锣开道声中,亲临现场,验尸官跪报知县说:“尸体无伤痕,是失足跌死。”知县官询问周围邻居,邻居都说不知道,于是下令将尸入棺加封,贴出告示,招挑粪人的亲属来认尸。
    事隔九年,马士麟二十一岁,科举考中了秀才。他父亲死了,家里开始贫困。马士麟就在当年读书的北楼,收学生,教经书。当时,江苏督学是刘吴龙。马士麟为了迎接考试,很早就起来温习经书,他打开北楼的窗户,看见远处小巷,有个人挑着两只桶,正在慢慢走来。他仔细辨认,原来就是九年前死去的那个挑粪人。马士麟十分害怕,以为他是来找卖菊花的王老头报仇的。过了一会儿,见挑粪的经过王老头家不进去,朝着另一方向,走了几十步,走进了一家姓李的人家。李家很有钱,与马士麟读书的北楼,也靠得很近,隔窗可以相望。马士麟愈加觉得挑粪的这一举止可疑,就下楼跟在挑担的后面,也进了李家。李家的老仆人,慌里慌张迎出来说:“我家女主人马上要分娩,我去请个接生婆。”马士麟问老仆人:“是否看见有个挑两只桶的人进门?”老仆说:“没有。”他们的问答交谈,还未结束,从里边门内走出一个丫头,对老仆人说:“不要请接生婆了,娘子已生了个儿子。”马士麟这时才悟到,那个挑粪的人,是到李家托生,不是来报仇的。可是,他暗自觉得奇怪,李家是富贵人家,挑粪的怎么会修到这样的好运。从此以后,马士麟就留意观察李家儿子的一举一动。
    又过了七年,李家的儿子渐渐长大,不喜欢读书,好养鸟。再说那王老头,已八十多岁,仍像过去一样很健康。他欢喜种菊花的劲头,愈老愈足。
    一天,马士麟又早起倚着北楼的窗口眺望。王老头走上花台浇菊花,李家的儿子,则登上自家的楼上,放鸽子。忽然,十几只鸽子,都飞集到王老头花台的栏杆上。李家儿子怕鸽子飞去,再三呼叫鸽子,鸽子一动也不动。李家的儿子不得已,拾了块石子,向鸽子掷过去,结果误中了王老头。王老头一惊,失足从花台上掉了下去,好长时间爬不起来,两脚一伸,就死了。李家儿子大惊失色,一声不响,悄悄地将窗子关上。天大亮时,王老头的儿子和孙子都来找他,一看是失足跌死,痛哭流涕,便安葬了事。    
    一个挑粪的,一个王老头,因果报应得如此巧合,报应又如此公正,而处在这局内的人,彼此自己并不知道,唯有冷眼旁观的马士麟,看得一清二楚。其实,天下那些有关吉凶祸福的种种事件,都有个前因后果在,而且一定不会有丝毫差错,只可惜没有人能在旁边冷静观察到而已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上一篇: 让步的人最可交   
下一篇: 努力不一定成功,不努力一定不成功

第44张牌照花落日企
6月9日,宝丽(中国)美容有限公司……

陈怀德获爱国企业家称
6月10日~12日,2014年海外侨……